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文学  »  东京淫女01-02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东京淫女01-02
               东京淫女

  在客满电车看到了贪恋男人阳具的女人。

  赤红的脸,摆动的肩头喘着淫息……

  该换我了吧!

  让你尽情地搓弄我的阳具,同时也让你好好快乐一番。

  你看,说什么不要,还不是湿透了吗?

  你真是个不折不扣「淫荡女子」。

  在拥挤的电车里,遇到色狼是常有的,反正只是一次的欢愉,越来越沈醉于让人抚弄。大都会的公寓里,有个女人夜夜难耐,压抑欲望,私欲泛滥之下,内裤为之黏湿。虽以立誓不在沈迷,一旦惊觉,才支持只是个痴情女子,毕竟女性是悲哀的,背负着既定的噩运受其摆布,这是个神秘故事。

                (一)

  一年的时间过得太快吗?别说傻话了。有这种闲情趣想这种问题的唯有过于闲暇的学生,以及只会撒娇的上班女人才会有。像我这种辛劳的受薪阶级,光是为了维持每周固定的营业额,便以忙得度日如年了。才想说好不容易平安无事渡过了一年,但实际上……

  就只待忘年会时上卡拉OK高歌,大扫除后便可告一个段落了。就在这十二月底的一个早晨发生了这一件事。

  我依照惯例般地,在有如沙丁鱼罐的电车中摇晃着,且不经意地阅览旁边乘客手上的体育报纸。这件事是在我上车后站在距车门不远处,右手提着收提包,左手抓着横杠,与摇晃得很厉害的行车情形抗争时发生的。在车门旁狭小空间站着身材不错的高中生,看来纯朴,但却很可疑。车厢内再怎么闷热,他满脸通红的情形是绝不会发生的,令人觉得奇怪。似乎拼足了气力在隐忍着什么似的。我与那个高中生之间照惯例都会有个涂满油亮亮发油的秃头的中年人看着体育报纸,最初只能随着车厢的摇晃偶而瞥见,但是呢……。

  穿着深藏青色制服身材高挑的高中生的前面,似乎有个女人。其长发因披在高中生的衣服上故其年龄与长相不得而知,我对这情景,只是抱着好奇的心态,而以于是我便将视线自报上移开,直盯着他们那里瞧。

  东京地下铁的新玉川线自从所谓的「星期五的太太们」的驾临后,地价持续飞涨,而与之平行的小田急线,则受白领阶级及职业妇女的青睐。这条连结小田原,藤原与副中心市区的新宿的地下铁,自从接上千代田线后,便渐渐热络了起来,在尖峰时间,混乱的人潮年年不断急通增加,我也趁行情高涨之际,试着在与调布的田园地区比邻而立的高级住宅地的成城租间公寓套房,但却失败了。的确若在名片上印上京都世田谷区成城的话,将可届由地址的闲谈之中,另应征之处的人对你发生莫大的好感,因为,每天光是挤尖峰时间便不得了之故。每天八点半,说夸张点些,你得费尽全力将众人排挤开来才得以搭上电车,在一番推挤的过程中,到达公司时,早已累得毫无心思上班了。由成城到新宿站,搭快车约到三十分钟。行车中途,在我右手边的门,只在一个站才开启,也就是说,在这三十分钟内,这个地方成了一种封闭状态。或许说他是个黑闇地带也不为过。
  隐隐中我听到了一阵阵急促的喘息呻吟声不是来自那高中生,而是来自那女的。在一个疑惑的念头闪过的时候,我同时利用着车行时车厢的晃动,将那个读体育报纸的秃头先生向右推,藉以接近那高中生和女人。

  然而,一幕令人不敢相信的情景显现,那高中生跨下的拉炼已被拉下,其伟峨的宝物以然硬绷绷地一柱擎天。然而肉棒之上,又有五只颜色不同于肉棒之物竟是手指,是女人的五只手指,彷佛充满生命般地在那上面上下扯动将肉棒完全控制着,其规则的律动,彷佛机器般的有规则。

  当这白晢的纤指以微妙的,不同强弱施于肉棒之上时。年仅十七岁的高中生,全身痉挛般地颤抖,口中不时泄漏出压抑不住的喘息声。这女的在高中生身上上下地滑动,且肆无忌惮地呻吟着,彷佛在把玩宠物一般,旁若无人般地,这女人持续着这场性爱游戏。我的宝贝此时也擘了起来,在这种令人情欲涨红眼脸的景象下,既使是圣人,也会不禁勃起,我体内的狼性之血以然沸涨至最高点。突然地拨开女人的黑色大衣,一把便往她的双乳抓去。刹时,这女的身体一颤,当她与我视线交合之时,她似乎只是稍稍一惊,随即便又贴在高中生身上,沈浸余色欲的洪流之中。

  以前总是以为老处女才会干出这种事,但这确是个很年轻的女子,约二十岁上下,怎么看都是令人觉得是个职业妇女,由于兴奋之故,我的手更加重力道,在其奶头捏弄把玩,她一点也未介意地,任我随心所欲在她身上抚弄,而她也竟自热衷于把玩高中生的肉棒,我以右手拉开裤裆拉炼,捧出温热的肉棒,同时将那女人的左手腕拉过来,强行要她握住,她竟然一点也未抗拒地,反而很积极地握住。当她握住的当时,又再次地痉挛了起来。「啊」的一声,终于叫了起来。
  这就是传闻中的「淫女」,就在沈浸于这淫念时,这女的和高中生在代代木上原站被人群拥出右侧车门,留下我一人,淌着我的宝贝,目送他们离去。
                (二)

  年底又将到临,终又可以稍稍感到自由轻松的心情。

  这时,既懒得参加同学办的滑雪之旅,又懒得回乡下,想来,在这新旧年交替之际,又得一个人窝在公寓中无聊度过了。对於一个成天担心如何提高业绩的白领阶级而言,带个女人回住处做菜服侍自己虽非什么大不了的事,但对我而言,确是遥不可及。最多也只能套上新西装以年终奖金上澡堂或按摩院寻欢而已,然而,以这种职业性的当做发泄对象,着实教我不悦只因事后的回想只会令我噁心。
  年终得过的像样点的,於是我便外出购物。在除夕当天,购物人潮大大锐减,许多商家都以五折售出,有的甚至以一摺的价钱倾售以,图过个好年。过年总是得吃的像样些,於是便往上野车站走去。为了打发时间,便提着袋子,来到了家并联的电影院的其中一家。如今已过二十五岁了,仍过着这种落魄的生活,实在令人感到心酸。虽然上演着新春特别节目,但观众却寥寥无几。

  走入黑暗中许久才适应过来,犹豫了半向仍往例找到右边通道边的座位坐了下来。佔了两个位子,一个当然就是用来放我可爱的零嘴的,再走道右边,好像有情侣在,但与我全然无关。於是我开了罐啤酒,同时无视「禁烟」的标示,我缓缓点了支烟。暂时全神贯注於电影但想到自己一个人在新年将届之际却看着恐怖片,别人不知会怎么想的时候,伸了个懒腰,看了周围一遭。在习惯黑暗空间之后,瞥见通道右边女人之时,我便停止伸懒腰。这女人似乎蛮眼熟的……。
  不是职业妇女,也不是附近菜店的小妹。而也不是我在家乡时的同学,更不是澡堂的女侍。但我很清楚地知道我有见过这个女的。我一直再回想,一直盯着女人看。黑色大衣,灰色的两片裙,长发……

  在黑暗中,我看到了一只妖骚蠢动的白净的手。其手掌在黑暗中好似被黑暗吸收一般流失了,只见手腕以上的部份,因袖子卷起才得以看见,兀自抽动着,待定神一看,那只玉手埋入她邻座的男子的裤裆之中。

  是那个「淫女」。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一定是她。他们两个怎么看都不像情侣。我早有预感了,后来才知道那女的装作偶然地坐在那男子身旁,而后展开她的性骚扰。再也无心看电影了,我脑中浮现的是电车厢中的那一幕,我欲血膨胀了。女的在以右手深入男子裤裆抚弄得同时,以左手撩记裙摆,将裤袜连同三角内裤一起褪到膝上。不用说也知道一定是要那男的也抚弄她黏湿且毛绒绒的穴穴,男的很大胆地抚弄她的穴,女的相对地加快她抽动的手势。这两个人面对着银幕,装作一副不相识的样子,最后不知是那一个已厌倦了,女的突然站了起来,当着女人走向出口时,我也情不自禁地跟着站起来。

  在女人将要推开出口时,我恍恍惚惚地捉住她的手腕。她以一种似威胁又惧怕的眼神,回望了我一眼,同时身体又是一个颤动,但我以无暇顾及这眼神的意欲了,一衷不发地将这女的拖到最后一排的扶手处,施力一抱,便将我的唇凑上她的嘴上,她当然无法作声了,且急欲逃开,我便以左手捉住她的双乳,在她耳际已极细的声音说:「让我的肉棒也快乐一下」,这时,女的突然停止反抗了。
  以不知到底什么情形了。女的欲火已然高涨了,於是我不顾女人的反应,兀自掏出我的「手枪」,有如重演电车中的那一幕般地强行要她握住。

  她以一种不像言语的呻吟,紧紧握住我硬挺的宝贝。

  多美妙的抽动,她那美妙的手指,以贪婪地将我的肉棒吞噬。她抚弄着我的根部,接着又以食指与中指夹住龟头,用拇指搓弄折我最敏感的部位。这让我亢奋不已。又突然地以食指和拇指做环,套住肉棒的顶端,以其他几指包住根部,开始上下搓揉了起来,我忍不住吐了口「淫息」,而我的手也未闲着。

  我的手强行钻入裙底,以温柔的方式自三角内裤上方潜入,缓缓滑入她毛毛的沟穴,沿着沟穴滑得更深入之时,我探知到有种黏稠且温热的滑液溢了出来,就在以这紫滑液涂抚之时,这纵走的沟洞绽放了开来,当其全开时,我将手指插入,摸到了一个小小的突起硬物。抚弄着她小小的勃起肉块时,她又颤抖了起来,如波浪般摇摆身躯,我不得不以右手支撑她了,我也以达到最高潮,即将射出精液了,当我右手一松,女的跌坐地上,我一个顺势,便将我的肉棒塞满女人的嘴吧,前后不断地猛然抽动了起来,事毕,这女人以小跑步冲出戏院,我已精疲力尽摊坐在地上,毫无力气追她。

  这种事我还是初次遇到,真是个美妙的经验,来自一种背着众人,与毫不相识的美貌女子做出如野兽的行径,甚至比这还下流的一种神秘感,偷偷摸摸地进行着一种亵渎神明的一种仪式的快感,这就正如人们崇拜邪教的心里是一样的。
  不错正是如此,我以然是个恶魔了,到处捕猎以满足我生殖器的极乐快感。我已然成了个徒有性器色欲的动物了,我的右手,握着我偷偷扒起的车票护套。果然不出所料,有线索可寻了,她是一个一流贸易公司的管理课的职员。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