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文学  »  本性难移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本性难移
  我22岁那年,因为年轻不懂事,参加了北京的一个流氓团伙,跟着他们做了许多坏事,被当时的北京东城区法院判了有期徒刑13年。

  22岁呀!一个多么好的年纪,我就这么年纪轻轻的进了监狱!在监狱里我发誓再也不进这个鬼地方了。

  98年我从里面出来,天哦!北京变化太大了!到处都是高楼大厦,比我进去的时候可繁荣多了!

  回到自己原来住的地方一看,胡同早就没有了,原来的老邻居也都不知道去了哪里,我那间小房子也已经被没收了。

  我想找原来的哥们,可惜,那些当初的哥们不是被毙了,就是还在大牢里呆着,我简直举目无亲了。

  还好,总算找到当年的一个相好的,我叫他“毛头”。

  毛头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就似乎见了鬼似的,脸都白了。

  我拍着他的肩膀说:“毛头!怎么?不熟悉你姑姑了!吓死你呀!‘

  毛头脸上冒着汗,颤着说:“我的姑奶奶!你是从哪冒出来的!我还以为你跟当年那拨一块毙了呢!‘

  我说:“去你妈的!你小子这张臭嘴还是那么臭!说什么呢你!‘

  稳了神,毛头说:“萍姐!你这些年都在里面呆着吧?唉!想想咱们当年,多”抖“(神气)呀!‘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毛头,只见这小子穿着时下最流行的休闲装,手腕上戴着金表,还拿着一部崭新的手机。

  我笑了一下说:“看你小子现在混的不错嘛!我现在刚出来,连住的地方也没有,你帮帮我吧。‘

  毛头彷彿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说:“走,萍姐,我请你吃饭去!‘

  我和毛头来到一家还挺像样的饭馆,毛头出手很大方,为我点了好几个菜,还要了个雅间儿,我兴奋的和毛头一边吃着一边聊天。

  我们从以前一直聊到现在,毛头好好的给我讲了讲这十几年发生的变化,我听得入了神。

  ‘萍姐,现在可不像咱们那时候了,以前吃饭靠的是拳头,现在吃饭要靠脑子和人际关系。’毛头一边剔牙一边对我说,‘你看我,现在有吃有喝的,可还不是仗着人家,人家给你钱,你就要替人家消灾解愁,难呀!’毛头喝了点酒,说起话来摇头晃脑的。

  ‘毛头,你现在究竟干什么呢?也给我指条明路,我总也要混口饭吃吧?’我说。

  毛头歪着脑袋看了看我,嘿嘿一笑说:“萍姐,你是想听实话呢,还是想听瞎话呢?‘

  我一瞪眼说:“废话!我当然听实话了,你快说呀!‘

  毛头说:“萍姐,现在这个年头就这样,正路咱们是走不了了,只能往歪道上想想,男人要挣钱就要玩命,比如:走私点面(毒品)了、给那些贪官洗洗黑钱了、收点保护费了,怎么都能活着。可女人就不一样了,当初和我一起混的几个姐儿,现在都有了着落了,要不就是傍了个大款给人家做小,要不就是自己攒俩钱做点买卖。像你这样的30多岁还没出头的太少了,不好干哦!‘

  我听完就来气!因为我最生气别人说我不行!

  我把头发一甩,冲毛头嚷到:“放你妈的屁!老娘怎么就不行了!别以为我这些年在里面把我呆废了!大不了老娘撅着屁股卖屁眼去!我真就不信我还不能吃口饭了!‘

  毛头冷笑了一下,夹了口菜,看了我一眼,然后把菜送进嘴里,说:“萍姐,何必发这么大火呢?这年头变了,光靠嚷两嗓子就能挣钱的时代过去了,反正我就这点能水,您要是还有好路数,尽管自己发财去,我佩服您!‘

  我被毛头的话气得浑身一阵哆嗦,心说:好小子!你他妈翅膀硬了,回想当年,你不过是个小痞子而已。

  房间里一阵沉默,只有毛头吃菜时候嘴里发出的声音……

  我冷静了一下,心想:我在里面呆了十几年,出来了,外面什么都不熟悉,以后依靠毛头的地方还多,唉!或许这个世界真的变了,还是混口饭吃吧。
  想到这里,我脸上又有了微笑,对着毛头说:“毛头,是我错了,别怪姐姐我也是着急哦!‘说完,我凑近了毛头柔柔的说:”毛头,其实这几年姐姐呆在里面也挺想爷们的,十好几年连个带把的都没见着,几个野娘们凑在一起也不过是你抠抠我,我弄弄你的,没什么意思,今天见了你,难得你还记着姐姐,姐姐现在没钱,可身子还爽着呢,这么着,今天这顿饭算姐姐请客,姐姐也让你爽爽!”

  说完,我也不等毛头说话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把裤子一脱,裤衩一拨,露出一个肥肥白白的大屁股,然后我把屁股对着毛头往椅子上一撅,回头对着毛头浪浪的一笑说:“来!毛头,给我通两管儿!‘

  毛头听着我的话,脸上逐渐有了笑意,见我主动的撅下了,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站起来,走到我的背后,先是看了看我的屁股,这个王八蛋,竟然还扒开我的屁眼翻看了一下!

  然后毛头一边用手抠着我的屄,一边说:“萍姐,小弟可没这个意思,只不过……嘿嘿,不过萍姐你的为人我是最清楚的,别的不说,你的事情我管定了!只要萍姐你舍的出去这副好身子!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走!咱们去我那儿,慢慢聊!‘

  毛头住的地方还挺高级的,在一个什么什么小区里。

  进了房间,毛头先是让我好好的洗了个澡,然后他又不知道从哪弄出几件女人穿的衣服,我试着穿了几件,都不太合适,最后挑了一件浅黄色的连衣裙穿上了,毛头把我的旧衣服都扔了,他说留着那些东西会给他带来晦气。

  我刚试好的衣服还没穿几分钟就又脱了下来,毛头和我已经上了他的床……
  毛头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我跪在他的双腿间叼着他的鸡巴,毛头一边看着我舔鸡巴的样子,一边笑着说:“行呀!老姐,这么多年,功夫还是那么地道!”

  我浪笑了一下吐出鸡巴说:“学会了这个玩意,一辈子也忘不了了,就像抽烟似的!‘

  我挺来性的,究竟好多年没尝过鸡巴的味儿了。

  我浪笑着拍了拍毛头的屁股说:“毛头,咱们再玩玩那个。”

  毛头眼睛一亮,说:“现在,这个叫”加磅“一般的北京妞都会!姐,来,给我加两磅!‘

  说完,毛头把腿举高,我低下头舔着毛头的屁眼。

  我用舌尖在毛头屁眼四面画圈圈,毛头舒适的哼哼着说:“啧!爽!真他妈爽!好活儿!‘

  我一边舔着毛头的屁眼,一边看着他的鸡巴,鸡巴渐渐的硬了,我把舌头顶在毛头的屁眼上使劲一挤,毛头“唉呦!”的叫一声。

  玩了一会,毛头把腿放下,让我撅在了床头,他分开我的双腿用手一掏,马上弄了一手的淫水,毛头笑着说:“行呀!水儿够足的!‘

  说完,大鸡巴一挺“滋溜”一声钻进了我的浪屄里“扑哧!扑哧!”的操了起来。

  ‘哦!……爽快!……慢点!……姐好几年没操了!……呦!……啊!…………’我一声声的浪叫着。

  毛头也不听我的,只管闷头猛操。

  多年没经人事的浪屄总算得到了甘露!我那个爽劲儿就别提了!

  大鸡巴头子刮着屄里的嫩肉,每一下都彷彿在我的心上挠痒痒似的,淫水黏糊糊的往外流着,毛头的鸡巴更滑溜了!

  毛头好好的操了一会,翻身躺在床上对我说:“来,姐,上来,咱们玩个”老太太骑驴“。‘

  我跨到毛头的身上,把鸡巴扶起来对准浪屄使劲一坐,“扑哧”的一下就进去了,毛头看着我在他身上上上下下的动着,两个沉甸甸的大奶子往返的甩,觉得挺乐,伸手捏着我的两个奶子揪住我的奶头,我更加放浪的叫了起来:“唉呦!……啧!!爽!……哎!……‘我一边叫着,声音都有点发颤了。

  爽了有10分种,毛头竟然还没有来性(射精)的样子,我有点累了,浑身有点出汗,我喘息的对毛头说:“宝儿!……我有点累了,让姐下来吧?‘
  毛头也不说话,把我推在床上,一下子骑到我的胸口大鸡巴沾着淫水塞进我的小嘴里,一阵的挺,当时操得我差点没背过气去。毛头看看鸡巴上的唾沫差不多了,调整好姿势,往我身上一趴“滋溜”一下把鸡巴顶进去,这次毛头可显出这几年的真功夫来了!大鸡巴快速而有力在我的屄里快速的抽插,那个来性的劲头就别提了!!

  ‘啊!啊!啊!哎!……’我一声比一声大的叫着,忽然,我浑身一哆嗦,小肚子一热,就似乎尿尿似的‘啊!……’的长叫了一声,在毛头劈劈啪啪的撞击下泄出了第一股阴精,紧接着第二股,第三股……泄身以后,浑身舒坦,可毛头还没完呢,鸡巴操的更有劲头了,我看着毛头浪浪笑,毛头说:“一……一会……玩玩后面……哦!……‘

  我说:“反……反正姐是没劲了……你……啊!‘

  毛头把我翻过来,见我软软的,他在我肚子下垫了个枕头,把我的屁股高高的撅起来,然后分开我的屁眼,大鸡巴一顶,一下子就来了个连根的!我“唉呦!”一声说:“轻点!快把我的屁操出来了!‘

  毛头笑着说:“以前我玩小姐,也经常操的她们放屁,没什么新鲜的。‘
  说完,伏在我的身上,腰一使劲“扑哧!扑哧!”的操起屁股来,我一边挨着,一边浪道:“屁眼麻了!屁眼麻了!”

  毛头笑着说:“屁眼真麻了?”

  我回头啐了他一口说:“呸!没良心的!尽让姐遭罪!”

  毛头忽然不动了,鸡巴只是插在屁眼里,他不动我反而觉得别扭,我说:“死了你!快操呀!痒痒着呢!‘

  毛头笑着说:“你放屁我就操!”

  我浪笑着说:“放你妈的屁!我哪有屁呀,有屁也让你操回去了!‘

  毛头把鸡巴抽出来,把我翻过来,看着我,我看他的眼神有点发亮,忽然有变得挺有感情的,我说:“怎么了?‘

  毛头笑着说:“你不放屁,我就拿你的嘴当屁眼!‘

  我刚要躲闪,毛头早就骑在我的胸口上,大鸡巴对准我的小嘴一挺“唔…”还没来得及说话呢,鸡巴已经进来了!

  毛头支起身子,看着我伏在他的胯下唆了着刚从屁眼里拔出来的鸡巴,舒适的长长出了一口气!

  我任由他糟践自己,已经无力反抗了!

  毛头越操越快!大鸡巴下下都顶进嗓子眼里,我直翻白眼,粗大的鸡巴头进进出出带出好多唾沫,忽然,毛头紧张的一挺!

  “爱!……”大鸡巴一阵的哆嗦“扑哧!”一口浓浓的精液喷了出来!我早就被操的有点迷糊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射出多少吃多少!随着毛头两个鸡巴蛋子儿一拱一拱的,一股股浓浓的精液送进我的小嘴里,我像喝奶似的大口大口的咽着,完了还把鸡巴唆了个干净。

  射了精,毛头一下子倒在床上,我钻进他的怀里仰脸问:“爽了不?‘
  毛头看了看我,忽然笑了说:“姐,你嘴里都是屁眼味儿……‘

  我笑着打了他几下……

  后来,在北京天上人间夜总会里就多了我的身影。

[ 本帖最后由 一岁一枯榮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dxcyb 金币 +6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